天净沙·秋思原文赏析

时间:2019-11-29 我要投稿

天净沙·秋思原文赏析

  马致远

  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

  赏析:

  这首小令仅五句28字,语言极为凝炼却容量巨大,寥寥数笔就勾画出一幅悲绪四溢的“游子思归图”,淋漓尽致地转达出漂泊羁旅的游子心。

  这幅图画由两部门组成:

  一、由精心选取的几组能代表萧秋的景物组成一幅暮色迷茫的秋野图景;

  二、抒写内心深处无尽伤痛而独行寒秋的天涯游子剪影。

  第一幅画共18个字九个名词,其间无一虚词,却自然流畅而涵蕴富厚,作者以其娴熟的艺术技巧,让九种差异的景物沐于夕阳的清辉之下,象影戏镜头一样以“蒙太奇”的笔法在我们面前依次泛起,一下子就把读者带入深秋时节:几根枯藤缠绕着几颗凋零了黄叶的秃树,在秋风萧萧中瑟瑟地哆嗦,天空中点点寒鸦,声声哀鸣……写出了一片萧飒悲凉的秋景,造成一种凄清衰颓的气氛,陪衬出作者内心的悲戚。我们可以想象,昏鸦尚能有老树可归,而游子却漂泊无着,有家难归,其间该是何等的悲苦与无奈啊!接下来,眼前泛起一座小桥,潺潺的流水,另有依稀袅起炊烟的农家小院。这种有人家安居其间的田园小景是那样幽静而甜蜜,清闲而闲致。这一切,不能不令浪迹天涯的游子想起自己家乡的小桥、流水和亲人。在这里,以乐景写哀情,令人倍感凄凉,陪衬出沦落他乡的游子那内心彷徨无助的客子之悲。

  第二幅画里,我们可以看到,在萧瑟的秋风中,在寥寂的古道上,饱尝乡愁的游子却骑着一匹延滞归期的`瘦马,在沉沉的暮色中向着远方踽踽而行。此时,夕阳正西沉,撒下凄冷的斜晖,本是鸟禽回巢、羊牛回圈、人儿归家的团圆时刻,而游子却仍是“断肠人在天涯”,此时现在、此情此景,漂泊他乡的游子面对如此萧瑟凄凉的景象,怎能不悲从中来,怎能不撕心裂肺,怎能不柔肠寸断!一颗漂泊羁旅的游子心在秋风中鲜血淋淋……

  一支极为简短的小曲,表达了难以尽述的内蕴,形象地描绘出天涯游子凄楚、悲怆的内心世界,给人以震撼人心的艺术感受。让人读之而倍感其苦,咏之而更感其心。读此曲而不泪下者不明其意也。

  这首小令之所以获得如此高的赞誉,一方面是由于它描绘了一幅绝妙的深秋晚景图,真切地体现出天涯沦落人的孤寂愁苦之情,情调虽然降低,但却反映了其时沉闷的时代气氛,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。另一方面,更主要的是它有很高的艺术成就。比力明显的特点是:

  1.简约与深细相依

  昔人宋玉曾用“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”,来形容美女身量的恰到利益。《天净沙秋思》文字之精炼,也可以说到达了不能再增、减一字的水平。全篇仅五句,二十八字,既无夸张,也不用典,纯用白描勾勒出这样一幅生动的图景:深秋的黄昏,一个栉风沐雨的游子,骑着一匹瘦马,迎着一阵阵冷飕飕的西风,在古道上踽踽独行。他走过缠满枯藤的老树,看到即将归巢的暮鸦在树梢上盘旋;他走过横架在溪流上的小桥,来到溪边的几户人家门前,这时太阳快要落山了,自己却还没有找到投宿的地方,迎接他的又将是一个漫漫的长夜,不禁悲从中来,肝肠寸断。至于游子为什么飘泊到这里?他究竟要到哪里去?这些言外之意,尽可听凭读者自己去想像。这首小令,确实不愧为言简意丰、以少胜多的佳作。小令的前三句,十八个字,共写了藤、树、鸦、桥、水、家、道、风、马九种事物,一字一词,一字一景,真可谓“惜墨如金”。但是,凝练而并不简陋,九种事物名称之前划分冠以枯、老、昏、小、流、人、古、西、瘦等体现各自特征的修饰语,使各个事物都带上了鲜明的个性,又使原来互不相干的事物,在苍凉的深秋暮色笼罩下,组成了一个统一体。作者没有写这些事物的方位,也未写这些事物与游子运动的关系,但读者又可以想像获得,并把它们紧密地联系起来。简约之中见出深细。

  2.静景与动景相映

  《天净沙秋思》的艺术效果,又得力于乐成地运用映衬技法。作者将许多相对独立的事物同时纳入一个画面之中,从而形成动与静、明与暗、配景与主体的相互映衬:处于动态中的“流水”,与处于静态中的“小桥”“人家”相映,更显出情况的幽静;“西风”与“古道”相映,使门路更见苍凉;在作者勾勒的秋景图上,一面是枯藤、老树、昏鸦在秋风萧飒中一派昏暗,一面是落日的余晖给枯藤、老树、昏鸦涂上一抹金黄的颜色;“小桥流水人家”,泛起一派清雅、安适的景象,与沦落异乡的游子相映,使“断肠人”更添悲愁。从整个构图看,前四句写景,末一句写人。但人是主体,景物是人运动的配景,把配景写充实了,主体就被陪衬出来了。这正是相互映衬的妙用。

  3.景色与情思相融

  诗言志。这首小令旨在表达天涯沦落人的凄苦之情。但人的思想情感,是抽象的工具,难于表达。作者运用传统的寄情于物的写法,把这种凄苦愁楚之情,刻画得淋漓尽致。枯藤、老树、昏鸦、西风、瘦马、夕阳,这些有形的可感的事物,具有明显的深秋色彩,与无形的抽象的凄苦之情,有相通之处,用有形体现无形,方使人感应具体生动。正如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“愁”与“水”本无联系,但作者借江水之多,喻愁之多,二者有“恰似”之处,用江水东流之景,表达无限的悲愁之情,十分深刻。自然景物原来是没有思想情感的,但当诗人把这些客观事物纳入审美的认识和感受之中,这些事物便被赋予情感的色彩,同人的思想情感融为一体了。“小桥流水人家”,不外是极常见的普通景色,但当它与“断肠人在天涯”同处于一个图景之中时,便不再是伶仃的景物,而成为使“断肠人”心碎肠断的触发物,使图景带上悲凉的气氛。所谓“情因景而显,景因情而生”,就是这个原理。《天净沙秋思》堪称景中有情,情中有景,情景妙合无痕的杰作。

【天净沙·秋思原文赏析】相关文章:

1.天净沙·秋思原文

2.《天净沙·秋思》原文及赏析

3.天净沙·秋思原文与翻译赏析

4.《天净沙秋思》原文及赏析

5.天净沙秋思原文和赏析

6.天净沙·秋思原文与翻译的赏析

7.天净沙·秋思原文与翻译的及赏析

8.《天净沙·秋思》原文及翻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