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

我是你眼角的一滴泪散文

散文 时间:2019-12-17 我要投稿
【www.vbbl.cn - 散文】

  和你相遇在一个清晨,相遇在公园的池塘边,我记得那天是七月二十五日。那天清晨,我身着青色长衫诵读着《荷塘月色》去观荷,去鉴赏朱先生笔下那婀娜多姿、亭亭玉立舞女的裙。那天清晨,乳白色的雾气犹如薄纱一般,温润着在池塘上面扑展开去,轻笼着满池绿云间璀璨的荷花,一如画家随手遮盖的彩墨,在流动中一切都有了灵性。就在这纱一样的朦胧中,你一袭粉色长裙,从我的劈面慢慢走来,在擦肩而过时,你的长发轻拂在我的脸上,我不自觉的一下把书掉在了地上。你回过头来,俯身捡起递给我说对不起。这一瞬间我看见了一双晶亮的眸子,明净清澈,一头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。我说你喜欢荷。你说我喜欢荷,也喜欢那个字。我说你真漂亮,像是一个美丽的荷妖。你说,我是荷花仙子,我不是荷妖。我笑着说,你不要做神仙,她们其实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情感,在众多传统经典的恋爱传说中,没有一个神仙真正是为了人间的那份情感,她们纯粹是因为最初的懵懂亦或是一份同情,而妖却是为了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,甚至不惜毁了自己千年的修行, 死生契阔,与子相悦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你说对吗?你笑了笑,转身离去,在路的尽头,你转过身突然高声的对我喊到,你说的对,我是荷妖,那你一定要记着我。说完便消失在晨雾中。但是你的影子却在我的脑海中凝聚成了底片,深深的浸入了心底,我耳畔响起了林俊杰的《醉赤壁》中那句歌:确认了眼神,我遇见了对的人。我知道这即是缘分,对你,对我。

  总有那么一个地方

  那么样的一小我私家

  那么样的一个时刻

  让相互春心悸动

  让相互留恋不已。

  回抵家里,妈妈对你说,怎么哭了,你没有作声,但是在心头闪过,那片璀璨的如彩墨般的荷花,荷花上面隐隐的一袭青色长衫。模糊间你感受的到,是我把自己化作了一滴泪,闪烁在你的睫毛间,滚落到了你的眼角。你想明白为什么我们一次偶然的邂逅,是那么的顺其自然,但是就在那惊鸿一瞥中,你读出了我的心思,我沉淀到了你心底。佛说,这是两个灵魂的契合,无需凄美的经历,这就是缘分,这是两颗心的融会,无需精彩的语言,这就是“明白”。这一瞬间今后会让你黙黙的期待,一个荷花般淡雅的知己,今后那个身影温润着你每夜的梦。就像雪小禅所说:于千万人之中,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中,时间无涯的荒原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迟一步,只是恰好遇到,即是生命中最美的缘!就像你,我,于千万人之中,只需明白,只需牵念,只需一眼,即是最美的遇见,自此倾心,永远沦陷,在这浅夏里,浅相知,浅相遇。

  今后你变了,不在那么生动、开朗,不再那样高声清脆的笑,习惯了自己呆在屋里,默默的守候,静静的沉思。你经常痴痴的望着窗外,看两只蝴蝶风中相互追逐翩翩,听两只燕子雨中相濡以沫呢喃,想梦中梁祝生死相依缱绻。每每此时,你就会感受到闪烁在睫毛间的那颗晶莹,滚落到眼角处的那滴清凉,但是你从不拭去,你明白,那是我的化身,在无声无息间黙黙陪伴你静守年华。一念情深,满窗相思,我也明白你就这样用无声的语言通报着我们相互心灵的默契,给我一丝触手可及的温柔,这是虽未曾长相厮守却相相互知的安暖与恬静。妈妈说,这女人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心事,你不作声,只是在心头闪现过一幕,那片璀璨的如彩墨般的荷花,荷花上面隐隐的一袭青色长衫。

  你恋爱了,遇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,他很潇洒,对你很体贴,你们相拥了,你小鸟依人般偎在他怀里,你们倾诉着不离不弃的山盟海誓,缱绻着双宿双栖的花好月圆,你们接吻了,可我看到你明白在唇依舌绕间湿润了眼睛。他说你哭了,你点颔首,他想给你试去,你轻轻推开他的手,小心的用自己纤细的中指,点下眼角的那滴,轻轻的放在胸口,揉碎,连同所有的心思,放在谁也窥视不到,只有你自己可以触及的那个地方。我知道,你不想让任何人踫到那滴,只有你自己无声的把它珍藏,因为你知道这是一个知己,这是一份相思,这是我们生命的交集,这是我们灵魂的相依。

  你结婚了,生活的很幸福,但你照旧习惯于闲暇的时候去公园,去那里的荷塘边,或是清晨,在烟雨氤氲中,或是黄昏,在如血的夕阳下,伫立在池塘边,荷花一如既往的舒展,如水的日子却不似从前,所以你静静的追寻,所以你黙黙的流泪,旁边的人们看见了就说:看这孩子,多愁善感,真是黛玉一样的女子哟。你笑笑说,我是荷妖,我喜欢荷,也喜欢那个字。别人听了都很惊奇,用异样的眼光看你,他们不明白,别人都喜欢说自己是仙子,你却说自己是荷妖。但是你只是淡淡的一笑,不作过多的解释,你知道这是他们参悟不透的梵语,这是我们自有的一份默契,一点灵犀,别人没有的一份诗意。你的泪只为流给心头闪过的那一幕,那片璀璨的如彩墨般的荷花,荷花上面隐隐的一袭青色长衫。

  时光,如指缝中的流沙,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逝去,岁月,象一把刻刀,雕琢着凄美的传说,在这如水的流年中我一如既往的闪烁在你的睫毛间,间或滚落到你的眼角,黙黙的陪着你,静守己心看淡浮华,你也黙黙的守候着那个身影,那片璀璨的如彩墨般的荷花,纵然到了那一天,纵然到了弥留之际,仍会在冥冥之中中临摹出我的样子,你便知道我还在,笑意便溢上你的嘴角,在你的心中,我在,就是上帝赐予你的幸福,在我的心中,你笑,就是时光赐予你的美丽。佛说,十年修得同船,百年修得共枕,千年结为秦晋。我知道,我们没有能走到一起,是因为我们还没修够一千年,可我不是佛前的那朵青莲,不能乞得一颗佛珠为我们弥补上这段时光,但是我愿意用我的生命陪伴你,用我一世,延续这个缘分的传说,以待来生。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