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

大槐散文

散文 时间:2019-12-18 我要投稿
【www.vbbl.cn - 散文】

  县城西南角有一条百年杂货街,熟悉这里的人都管这条街叫老街。老街里有上百家卖杂货的老字号。

  老街的青石巷是老的,屋子是老的,连人也透着一股老成气。熙熙攘攘的人们多数冲着老字号慕名而来。最着名的“老根杂货”坐落在老街拐角,它被一棵枝丫繁密的大槐宁静的笼罩着,似乎确凿老根杂货是大槐的儿子。

  老根年轻时随着村里人走南闯北,积攒了点小钱便回家做起了杂货生意。他是个地隧道道的农民,重新到脚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。勤劳的老根凭着农民的性子自个进货,验货,每次都做得小心翼翼,生怕拿到赝品骗了各人。老根从没进过学堂,却也知道做人不能没有信用。老根对邻里一脸正气地说:“做人要踏踏实实,做生意更要考究诚信。如果用赝品骗各人伙儿,砸了自家货铺招牌不算,俺这祖祖辈辈的名声儿可就毁了!”

  老根对乡亲和客人尤其热情大方,遇上天热时拿起自制的竹凳去大槐下请客人喝碗凉茶纳凉再走,下雨时慌忙路过的人多数被老根招呼到大槐下货铺里躲雨了。徐徐地,乡亲们暗地里对老根赞不停口,老根逢人一个劲儿的夸大槐。

  杂货铺的生意慢慢开始火了起来,名气也越来越大。

  大槐的枝干也比往年壮了许多,叶子比前几年遮荫的更密更广。今年的槐花开得格外辉煌光耀,似乎大槐倾尽了毕生心力换取了这一次华美的视觉盛宴。槐花香飘过大街小巷,连风都沾满了槐花的味道。

  “老根杂货”不停装修,招牌被金色的油漆刷的格外耀眼。老根招了几个员工,自个儿不再进货,也不再验货,整天在嘴边唠叨的话现在不见了踪影。

  今年的冬天来得太早,门口的那颗大槐没了往日的生机,密密麻麻的叶子开始打焉,不情愿的脱离了母体。东风的凛冽带走了绿色,带走了生命。大槐只剩下黑压压的枝干突兀的裸露在空气中,也许它是在向灰色的天空哭诉。

  老根依旧每日忙碌,不是去进货,验货,而是频繁地陪着有啤酒肚和油光满面的老板,在高等的包间里喝着名贵的酒,抽着价钱不菲的名烟。他们,在贪婪地笑着。整个屋里烟雾同黑暗交织,灼烁在角落里苟延残喘。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厌恶的味儿。

  来年的春天,蛰伏的草被暖风吹醒,大地又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。可奇怪的是,老街拐角的大槐,再也没从冬天醒来。

  有一天,派出所公安人员来到老根杂货铺。厥后,老根双手带着手铐,被公安人员带走。听邻里街坊说,是因为非法贩卖假烟假酒,劣质商品才失事的。

  还听说,上车前,老根深沉地看了大槐一眼。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