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港之忆散文

散文 时间:2019-12-19 我要投稿

东港之忆散文

  曾经的东港是一条美丽的河。

东港之忆散文

  还会在梦中想起汽轮在河中穿行,两岸浪花涌起,打湿了欢笑的儿童的脚背,唤起一阵清脆的尖叫。七十年代,东港是连接孔龙和龙感湖的主干道。花上一毛钱,便可以坐上从孔龙到达龙感湖的汽船。汽船可以装载百余人,船上有长板凳,可以坐上五六十小我私家。不外坐船的人不在乎座位,更喜欢靠在船沿,看着汽船在清清的东港中驶远,浪花在船尾翻腾,而两岸的河水因汽船的穿行,翻起一溜浪花,才是坐船人最喜欢看的风物。 -

  东港的水真的太平静,虽然日夜不停地奔流向长江。但不管多大的风雨,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。河面其实很宽,有五六十米,厥后经过开挖,现在最少有七十八米宽了。变宽了的河水因少了汽船的往来,现在再也难以看到一条大河海浪起了。因为平静,所以河水永远清澈。看过漓江水的人都知道漓江的水清,作家说可以看见河底的游鱼细石。那是因为漓江的水浅。东港的水清,是因为水底的绿藻丰盛。站在岸边或船头,看到清清的河水下,柔软的碧绿的水草在水底摇曳。象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在向你招手,惹得人忍不住要掬一捧清水,放在嘴边慢慢品尝。

  最喜欢的是夏天的东港。夏天的东港象一个迷人少妇,那种丰韵让人流连难舍。其实,若把迷人的少妇比作夏日的东港,预计会迷死小镇上的男人。清晨,天光乍开的时候,河滨就传来声声清脆的.捣衣声。那是勤劳的村妇在开始每一天的辛勤事情。其实村边也有池塘,不外池水不比河水清,蹲在柳树下的河滨,任垂柳轻拂衣背,一边捶着衣服,一边和同行的村妇聊聊家长里短,幸福欢喜的一天就有了好的开头。岸边,青春少年捧着书在带着晨露的柳树下轻轻诵读,早起的鸟儿在枝头欢唱,似在叫醒还在甜睡的同类,还似在向世界宣告这是一个美好的日子。晨曦初现,阳光从柳枝下穿过,在清清的河面上,泛起金黄色的涟漪,一只小船撑过来,早起的村民在看昨晚安放的鱼网是不是有了收获。村妇洗完了衣服走了,又来了一个村妇,在她们吱吱喳喳的笑声里,河水装载了几多村妇们的欢喜和忧愁。一个男人挑着水桶走过来,在没人洗衣服的地方,担起两桶水,晃晃悠悠地走了,生活就象这池清水,只要有力气,就永远担不尽,只要有勇气,生活就总有希望。八九点的时候,岸边来了一群小孩子,他们在等着汽船驶过,看着汽船带来的浪花向岸过涌来。孩子们在浪花里尖声叫喊,那幸福的感受真象河水那般明朗透彻。徐徐地,小河平静下来。少了惊扰的鱼儿开始在水草中漫步,那份悠闲那份从容让人艳羡不已。中午时分,几个小孩子蹦蹦跳跳地走过来,站在岸边,前后望了望,除了自己一群人外,河滨静悄悄的。几小我私家嘀咕一阵,一个男孩脱下裤头,露出光光的屁股,边上的孩子们在哈哈大笑中,也脱得精光,那个先脱的孩子早就纵身跃在河中,嘴里大叫一声,“哇,好舒服!”这个时候,东港就是他们的世界,世界就是他们的东港。孩子们在清清的河水里尽情地嬉戏,在河水里追逐,一条清静的小河,被这几个小孩搞得十分热闹。间或有大人在河滨经过,看到这群尽兴的小孩子,嘴里说着,“这帮家伙!”心里其实充满艳羡。这炎炎烈日之中,哪里去找寻一片清凉的世界,除了这条美丽的小河。小家伙们玩了一阵,纷纷上岸,穿起衣服,各自回家。小河终在午后平静下来。三四点钟的时候,这帮小家伙又来了,而且人数更多,这回不脱裤头了,直接跳进水里。河面上马上一片喧闹,孩子们越来越多了,各人开始在小河里玩种种游戏,角逐潜水的、比谁先游过河的、比谁游泳的花样多的。孩子们个个都是妙手,只见水面上浪花纷起,孩子们光光的手臂脚背在水面起舞。徐徐地,大人们也来了。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到了,大人们来游泳都挑着一挑水桶,游完了以后,就担上一桶水回家。一天的劳累,让这些勤劳的庄稼人找不到修息的理由和方式,黄昏时分,能到河滨洗一个清水澡,舒活舒活筋骨,一天的疲劳就在不知不觉中被河水溶掉。最后再捎上一桶清水,回家就能吃上喷香的米饭,走过千山万水的乡里人始终相信,只有这东港的水做出来的米饭才是最香的。

  黄昏,西下的太阳,将这条小河染成一片金黄,天上金黄的太阳不再如日中那样眩目了,河面上反照着圆圆的金黄的太阳,泛着了阵阵金色的涟漪。孩子们在涟漪中追逐欢笑,这样的美景到现在还常在梦中追念。这时候,也会有女人跑来洗澡,女人到河里来,都穿着长衣长裤,她们从来不往河中间游,只在近岸擦洗擦洗身子,然后一身湿漉漉地走了。其实河中游水的女孩许多,河两岸的村民险些没有不会游泳的。也有穿着的泳装的女子,那是中学的老师,不外只有这一个女子敢到河中间游泳。我们在河中游着游着,看到老师的泳装,远远地望着,心里充满新奇。念过书的人到底是纷歧样呀!各人都这样叹息!其实女老师家也在河滨,都是从小在河水中长大的。河两边是村民筑起的荷塘,风吹过,一阵荷香飘散,沁人心脾,荷塘的水也清,但人们从不到那里游泳。各人都喜畛刳荷香中慵懒地游弋在小河里。间或有男孩摘下荷叶戴在头上,就会招来大人的喝斥。顽皮的小孩子们就会提出到劈面的荷塘里去摘点莲蓬。一阵哄闹中,一群无忧的孩子咚咚地弹起水花向劈面的河岸游去。

  热闹的夏天已往,河水徐徐清瘦下来。秋天的小河是一条乖乖的清河。冬天的时候,河水越发清瘦,但从不结冰,就象河滨的小草永不枯萎一般。春天来了,河水徐徐丰盈起来。其实不管季节如何幻化,小河总是清清的小河,总是美丽的小河。

  我已有二十年没有回家了,只听说现在的小河已经不复美丽,河水虽然照旧清的,但有酸味,不再清甜。河面上浮萍飘荡,象是美女戴着极不相称的帽子,显得清浮而浅薄。甚至现在到河里游泳的人都少了,各人都说河水里有太多的毒素,在河里洗完澡身子会痒痒。各人都不明白,为什么人人衣服都越穿越漂亮,这小河怎么就越来越貌寝了呢!

  纪念那个让人青春飞扬的小河。

【东港之忆散文】相关文章:

1.蚕之忆的优美散文

2.年画之忆散文

3.都市之忆散文

4.忆海钩沉之老肖散文

5.雪之影象散文

6.落雪之忆散文

7.井蛙之忆散文

8.夏之忆散文随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