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

梦回咸宁散文欣赏

散文 时间:2019-12-18 我要投稿
【www.vbbl.cn - 散文】

  题记:二十年前,应约到过四县一市一区被誉为“温泉”、“桂花”、“楠竹”、“萱麻”、“茶叶”之乡的香城泉都,湖北南大门咸宁。历史遗迹、名胜风物,无不尽展附庸风雅、风土人情、诗情画意,令人不行忘怀。今,再次经过,立刻令游子之心飞翔,彷如梦回咸宁。向咸宁致意,向文学致敬!

  梦回香城泉都。一个靓丽飘香、青春极致的女子,恰是“香榭丽舍”,满载飘香的醉梦。那是咸宁六百多年,三百万株,桂花的芬芳,深情款款,脉脉含情的香城女神,迷醉了六朝的文人墨客,刻画了悲壮恢宏的千年历史。

  咸宁,一个心海沸波、激情四射的处子。胜似“Vichy”温泉疗养,富含浪漫与激情。那是咸宁六十口地热井,五十五万平方千米温泉的风情,灵犀俊雅,温婉曼妙的泉都神韵引发了当今的才子美人,弹奏着崛起腾飞的朗朗乾坤。

  我,以过客的姿势,在三省通衢的地方,掬一杯“剑锋”或“砖茶”和大乔、小乔谈论千年前的恋爱。我,以主人的真诚,在“九宫”错落的山上观楠竹气节,闻桂賞泉,和诸葛、公瑾欣赏千年后的图腾。

  在新石器遗址,欣赏“新石器”碎语。以风的名义,回溯“新石器”文明。“龙山文化”似璀璨明珠,耀眼伊人。石斧、石铲、石镰、石锛......篆刻了七千年前时代的故事。

  楚雄州上,我,蛰伏于茶马古道、重峰翠岭。殷商的气息中领略了,你,如作甚千年后的繁荣奠基。八三年《考古》“专介”给了你终极证明。

  车过长江,情怀赤壁。小乔的泪早已被风干,诸葛锦囊布施在故垒西边,公瑾的箭点着了孟德的败落和无赖。千年的千堆雪无法湮灭那场不行诠释的火焰。面对歇斯底里地厮杀和咆哮中陨落的生命,似乎长江水,血红的泪,还在翻腾。

  三国啊,浩荡的战卷中,阅尽了千古风骚人物;更深地读出了三分天下的四分五裂;赤壁啊,是谁在拼凑华夏疆土的统一与完整?面对赤壁山的厚重,南屏山的苍翠,子敬湖的平静,望江亭,耸立千年,无声!

  到了闯王陵,不得不念闯王。九宫老崖“虎山”何在,西流溪水依然清澈,就连你安息的地方,气势还那么雄伟!鎏金马镫,差异时期的史志文献够你欣赏的吧!“马上得天下,马上治天下”的“平均主义”,可否参透“草泽英雄”和“农民领袖”的寄义和区别!山河,你爱吗?

  三十九年的人生,推翻二百七十七年的王朝。可那面农民起义的旗帜,并未彰显真正意义的“平均主义”。你的朝和亡的朝有区别吗?“马上得天下,马上治天下”,多好的警句啊!可这“治”真的缺乏新的励精图治。圆圆,你恨吗?

  走在汀泗桥上,似乎听到了英雄的战歌。二六年八月,有壮士在战火中走失。二九年十月,国民含泪为你们修筑了墓陵。不仅为纪念,时代将汀泗桥灼伤了,留下烙印。老铁桥、古石桥、碉堡、炮台、战壕,全都再现着反帝反军阀的抗争。

  时代的风,没有带走硝烟的味道;季节的雨,漂却不尽沙场的遗痕。一座桥,承载了一场远去的战争,留下的,不仅仅是刻了名字的英灵,那是一个信仰孕育的一次新的胜利。

  重点要说的不是叶挺将军,而是一个团的军人壮举了北伐的意义和功勋。一座墓,一块碑,视乎有些轻,刻下的,不仅仅是酷寒的碑文,那是一场战役催生着新的革命。

  有幸鉴赏了那个绝密工程。“深挖洞、广积粮、不称霸”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音符。“要准备打仗了”,是一个绝密的命题。领土的“陈兵百万”,在珍宝岛战后虎视中原。“长江南线作战总指挥部”在1969年1月31日降生了“131工程”。

  精妙的设计、豪华的筑构和装饰,让你如绝美的少妇被高桥镇金屋藏娇,像迷幻的仙子被澄水洞的环山碧翠拥抱。绝密是你的脚链,隐秘是你的冠帽,吸引了几多游子的好奇,沸腾了几多旅客的心潮。令世人叹为观止,“引无数英雄竞折腰”。

  我被陆水湖情丝拥抱。绿洲、小岛、碧波、长天,是这里独占的风物。我,以一叶扁舟的轻盈在碧波云天之间迷恋。水,以少女的曼妙,涟涟如雾缠绕山的肩头。山,以西子的多情,隐隐作态沉湎水的怀抱,美轮美奂的舒展,风情万种的起伏,千山入水的玩忽,姿态万千的情趣。鸳鸯戏水,返璞归真,归真吗?水泱中,竹屏翠林后可否是那绝美的“桃园”。

  过了“野郊一条街”,“水浒城”里不见了孙二娘,经了“好运岛”,尽享“神龙岛”的异国风情。“三峡试验坝”惊艳了“民族乐园”里的痛快酣畅淋漓。回岸“旅游码头”,落阳黄昏了。那夜千面风,吹落星光万点,牵手的影子,幻化成跳跃的鱼仙,尽展湖水的飘逸与温婉。虽然湖面洲边没有料峭山壁,虽然抬眼翠屏碧水波烟,陆水湖,你的炊烟,一直让我无限眷念。

  太乙洞里,由衷的走了神。几多年,风照临,美丽而神奇的传说依旧。太乙与黄龙、妖魔与敖浚,另有蒋公祖。俯仰天然溶洞的奇观异象,心便停止了跳动。放眼皆绝妙,惊叹鬼斧与神工,动容无声。

  多情的蝙蝠、蛇、狼群,甚至狐狸精,都是厥后偶尔的暂居者。石瀑布的瀑声依旧。穿世的熔岩缄默沉静。只有绝妙的景观,高举着零星而不灭的思想和信仰。妖魔与鬼魅、朱颜与强盗,苟合的窃居。

  太乙”术数剑影下妖魔过往的胭脂水粉,沾染了徐徐长垅的石墙。慈悲义举的劈石剑,破坏了料峭的酷寒,感召了蒋功祖,造福苍生。无需细究五代六朝是如何延伸到今天的,就连洞口那尊红尘中太乙的雕像,除了传说的神话,也不再分辨昔人、来者,痴呆的漠然着旅客、行人的好奇心。

  泉,可鸣响。好奇之下迷踪鸣水泉。你,隐在桂香浓郁的桂花香里,你,居住在挂榜山的翠峰围绕中,一如隐士的博才和风雅。就那抹清廉的隐,深沉而寥寂的静观时代演变,世态炎凉。

  水未泱?不。你,银衣白裘媚千度,泉水叮当,不停歇的吟唱。真想细品“吴刚酒”,静赏嫦娥“舒广袖”,在“万人大厅”里感受上天的恩给予眷顾。心,已无法归,束于一方乡土。很难像鸟,远飞。

  细赏“仙女琼阁”,想仙女台前梳妆。进入“天心洞”,突然想到“天地良心”,渡过“冷热门”,立感阴和阳,人和魔,两界差异。在“月宫厅”里,竟然非分地思量起嫦娥的仙容。“九曲桥”上,我,辗转反则自省所谓的心有不轨。

  于是,奔向“拜佛亭”,双手合什面向“鸣泉大佛”。哦,我,不得不绕到阳光的正面,心思凝视时间,煮熟的青春、苦难、和粉红的花颜。哪怕远方,厚土的角落,没有野果,山芋,只有清贫,一如“鸣水泉”清丽的神韵。

  九宫山真的是九宫迷情。一山横亘鄂赣,西连衡岳,冻结匡庐。漫道雄关,承载千年的叹伤。别说晋安王九兄弟一去不复返,南朝四百八十寺,露台几多雨燕?或许,无需张道清为王兄送行。浮尘无奈、沧桑无言。道场,香火不停。爱呢?谁能尽书?已远离——美人和山河。九宫,翠峰幽谷化着了瀑、涧,化成了泉。

  梦游九宫山野,陡升些许思叹,红尘虽远,却难掩那份炙热的眷念。看山间错落的九宫,忆生前的沧海桑田。松涛依旧,竹海涌动,淘尽前世,缝合后年。苍山中,我,渺小得像“九宫庙”门前的一粒尘,只能流落成游离的滴血,滋润你雄厚的肌腱,而在你高昂的峰头前,银瀑如虹,维系着无法割舍的那份血肉相连。

  慕名竹海的迷离,神游星星竹海。穿过雨季,该是上山的时候了。“上王冲”上,“石龙”扑面而来。“凤仪塘”中,圆石如龙珠。你该不会真是石龙的前生吧!为何化着那叶远去的小船,在古大海中将锚失落与此的“铁锚尖”?

  你走了,竟然掉臂“起风岩”的凉爽,是不是被“天深洞”形态奇幻的美景迷住了?为何“八仙洞”不见你停留的影子?到“蔡仙岩”去参见姓蔡的仙女吗?哦,你飞步“翠竹亭”是想进“星星竹海”!

  是啊,三亿年前原来就是大海。迷幻的“奇石林”没有羁绊你的脚步,神秘的“古树园”没能引得你的回首,激情的“火山口”为你加油了吧,“情人岛”上与何仙姑谈一场千古免谈的恋爱。竹林漫步,竹海双游,醉了时空三亿年。

  咸宁,好一处香城泉都,恰似诗歌天堂。三秋桂子,群芳吐香,香雾弥漫,是处沸波,各处紫气,温泉奇观。咸宁,香城泉都,相比人间天堂。

  闻名遐迩的地热水温泉,透丽飘逸的星星竹海,独树一帜的桂花之乡,巧夺天工,美艳绝伦的天然溶洞,飞瀑流泉移步即景的陆水湖。。。。。。这,都是大自然为咸宁雕琢的清丽风雅的杰作。

  龙山新石器遗址,烈火战船,赤壁古战场,推翻旧王朝的李闯王墓,汀泗桥北伐战役的硝烟,备战国防神秘的131地下工程。这,都是前辈和先烈们为我们留下的最好诗章。

  李白《赤壁送别歌》;黄庭坚《延素寺诗》,杜牧《赤壁怀古》;苏东坡《念奴娇,赤壁怀古》;屈原《九歌》;蒋之奇《我爱通山好》。。。。。。这,都是古代文人墨客留给咸宁的珍宝。

  陈锦文主编《古今诗人咏咸宁》;余少敏著《潜山俚语》;郑开邦写《百咏咸宁》;王尚芳主编《咸宁诗联》;陈汝定作《为生命留痕,续集》。。。。。。这,都是当今才子美人为咸宁弹奏的诗歌强音

  五代六朝,古韵犹在,翰墨无边;当今时节,新风锐利,佳作无限;靓丽咸宁,诗情画意,恰似诗歌的天堂。引无数文人墨客为之梦牵情绕,挥笔千言,颂歌万章!

  烟消云散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