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到腊肉飘香时的美文

经典美文 时间:2019-10-22 我要投稿

又到腊肉飘香时的美文

  日子过得真快,转眼又到了腊肉飘香的季节。以往这个季节,老伴都市提前准备好过年的腊肉。今年也不离外,刚进腊月,老伴就着手准备腌制腊肉了。腊肉有个发酵历程,如同精心酿造期待发酵的美酒,需要时间来玉成,在阳光和空气的看护下,一些有益菌继续生长,一点点渗透到腊肉的肌理,不动声色地催化着脂肪和卵白质,成为新年团圆餐桌上最美味的期待。

又到腊肉飘香时的美文

  小时候,家里很困难,尤其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,能够吃上腊肉是一件很奢侈的事。但不管怎么困难,母亲都市想尽一切措施让我们全家春节吃上可口的腊肉。记得有一年,眼看春节来临,因没钱买肉,腊肉没有着落。母亲便想了个苦措施,用平时积攒的口粮找杀了“年猪”的邻居兑换了2斤腊肉,算是过了个春节。而我们自家辛辛苦苦饲养的“年猪”被迫卖了还超支。在我的印象中,我们家过年只杀过一次“年猪”。所以对吃腊肉特别憧憬,也特别钟爱。

  厥后家里条件慢慢好转,兄妹们都各自加入了事情,日子过得如芝麻开花一般,吃腊肉便成了屡见不鲜。每年春节前,母亲都市腌制许多腊肉。影象中,母亲是位腌制妙手,她腌制的腊肉先要把盐炒过,然后等盐冷了后再直接抹到肉上,肉要新鲜的,不要沾水,等盐冷了再均匀的.抹在肉上,然后再把这些都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桶里,把最厚的放在下面,薄一点的放在上面,过两天还要翻一下,这样盐味才码得均匀。左邻右舍都知道母亲腌制的腊肉才腊香满口,熏香扑鼻,腊味醇厚,且肥而不腻,瘦不塞牙。如今老伴能掌握一手过硬的腌制技术,也是从母亲那学来的。

  我酷爱腊肉,以至厥后参军到队伍后,母亲都没忘记我这个嗜好。记得那是对越自卫还击战前夕,我们队伍正在搞临战训练。有天黄昏,团政治处主任严正荣突然通知我,要我到火车站接母亲。我和几个同乡战友连夜赶到车站,碰到母亲的那一刻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在这临上战场前夕,只有母亲牵挂子女,才会这样千里迢迢来看儿子。母亲带来的不仅是我爱吃的腊肉,还给我带来坦然走上战场的坚定信念。多年后每当问起这事时,母亲总是说:“一是放心不下,二是你爱吃腊肉,所以就去队伍了。”再厥后,我每年回家探亲,给战友们带回最多的也是腊肉,战友们知道我这个习惯后,都市在第一时间与我配合分享腊肉香味。

  如今随着老黎民生活水平的不龂提高,腊肉已不再是稀罕之物。超市常年都能买到,腊肉成了黎民餐桌上的“常客”,腊肉带给人们最多的是无尽的回忆。

  闻着飘香的腊肉,品味着时间的轮回,似乎又有一种回到了家的感受。与其说是家的感受,倒不如说是对母亲的忖量。

【又到腊肉飘香时的美文】相关文章:

1.又到腊肉飘香时美文

2.又到槐花飘香时的散文

3.又到槐花飘香时的优美散文

4.又到粽子飘香时的作文

5.又到桂花飘香时的作文

6.《又到腊肉飘香时》读后感

7.又到划分时的作文

8.又到香椿飘香时的优美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