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爱bb原创文章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恋爱文章> 我认可,我最爱的照旧她

我认可,我最爱的照旧她

时间:2020-09-30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1
  
  我今年35岁,未婚,是尺度的大龄只身女。虽谈过频频恋爱,但都无疾而终。加上我爸去世早,我和我妈相依为命。我总想着多陪陪她,不想那么早结婚。
  
  但一次同学聚会,我和高中同学吴杰联系上了。他也一直只身,据说是因为比力老实木讷,家庭条件也一般。和大学女友分手后,他再没恋爱过。我俩挺投缘,一天比一天热络。加上他妈爱费心,知道我俩联系上后便疯狂助攻,经常让我去他们家里用饭。还找种种时机让我和吴杰多相处,好比她想买衣服,会让我帮她选,让吴杰卖力拎包。一来二去,我们情感竟也越来越好。不似年轻情侣那样浓情蜜意,但有一份老相识的默契。
  
  就这样我们交往了泰半年,吴妈妈觉得这门亲事得赶忙订下来,赶在吴杰36岁这年把婚结了,讨个好彩头。
  
  2
  
  差异于吴妈妈千方百计的拉拢,我妈自始至终都没有体现出对吴杰的兴趣。
  
  我和吴杰聊天,经常聊到晚上十二点,我妈看到只问了一句:“又是那个高中同学?”然后就睡觉去了。对我俩进展到哪一步,能不能结婚,对方家庭怎么样一概不管。直到我觉得吴杰这人可以托付,把他带抵家里后,她才发表意见。
  
  “我不满意。”吴杰走后,我妈直截了当地跟我讲。我问她吴杰哪里不行,她只说:“你不外是着急结婚,所以随便找了一个能拼集的人,这对你自己是不卖力的。”我一听,来气了。你都不了解吴杰,就这样把他否认掉,真是太让人伤心了。
  
  于是我和我妈开始了冷战,整整两周我们都没说过一句话。在我的印象中,这是爸爸去世后,我们冷战时间最久的一次。
  
  3
  
  知道我和我妈闹了不愉快后,吴杰坚持来家里造访,之后我和我妈的关系才有所缓和。厥后我想,她之所以这样,一方面是不想让我随便找小我私家拼集,另一方面,她是不愿意认可,我真的要嫁人,离开这个家了。但见到吴杰,她的心安了一些。
  
  这次她认认真真地问了吴杰家的情况,态度虽然算不上亲切,但比之前的不闻不问好了许多。我有些惊讶,感受我妈像换了小我私家。甚至在吴杰走后,她还主动跟我说:“人还不错。”一句话,让我对她的不满,消失了一泰半。但我妈又来了一句:“但配你照旧差了点。”
  
  “差在哪儿?”我故意问。“哎呀,自己家的小孩,就算是金城武来配,也照旧差点啦。”她边说边站起身,晃晃悠悠地去厨房洗碗。
  
  那之后,我妈也开始体贴起我和吴杰的交往。好奇我们每天聊些什么,去哪里玩,什么时候回来,晚餐吃什么。我变得很不习惯,也很不解。
  
  情人节那天,吴杰送我一大捧玫瑰。回家后,我妈看见了,酸溜溜地说:“有的人去过情人节,把老妈一小我私家晾在家。”我赶忙迎上去说好话:“你看这束花,原来没这么大,吴杰说一半是送给您的。”她又摆摆手说:“哎哟我哪里敢要,人家是送女朋友的。”手里却接过花,认认真真地插进花瓶。
  
  洗完澡后,我妈还没回房间,歪在沙发上,看样子是在等我。听见我出来,她立马坐起来,示意我已往。我在她旁边坐下后,她有些犹豫地问:“你真计划结婚了?”我点颔首。她缄默沉静了。半晌,她又问:“你们要搬出去住吗?”她眼神里闪烁着我看不懂的工具。我倒是被问住了。按理说,简直应该搬出去住。但我和吴杰要自己买屋子,还得存一阵子钱,我不想动用老人的钱。于是说:“这个还没商量好呢,我们可能先租个屋子住。”她想说什么,但是欲言又止。
  
  从那以后,双方怙恃默认了我俩要结婚的事,着手开始操办婚礼。
  
  4
  
  我妈风风火火地张罗酒席、选婚纱。我劝她不必搞那么庞大,我们不想铺张浪费,只想简简朴单和亲朋挚友吃个饭。可她比我认真:“这哪能行,一辈子一次的婚礼,一定要办得风风物光。”
  
  结婚的前一天晚上,妈妈到房里来找我,她犹犹豫豫地问了一个让我跌破眼镜的问题:“要是以后我和小吴同时掉进水里,你会救谁?”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: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她有些羞涩,像个少女:“就是好奇嘛。”“我救你啊,吴杰会游泳。”我抱住她,她bb。“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。”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。她掉下眼泪,这是自爸爸去世后,我第一次看到她哭。
  
  5
  
  婚后,我和吴杰咬咬牙按揭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屋子。原来我是不愿意的,但在我妈的强烈要求下,我接受了她十万元的资助,和吴杰拿到了房产证。
  
  裝修那段时间,我和吴杰就跟我妈一起住,省了房租,还能多陪陪她。
  
  吴杰怙恃是北方人,全家都爱吃面食。他妈做面食的手艺一绝,我去他家吃过频频后,就看不上超市里的挂面了。“刀削面、手扯面、拉面,他妈啥都能做,拌上菜吃,老香了。”我回来牛皮吹得震天响。原来的妈妈,肯定是不屑一顾,因为她不喜欢吃面食。但这次,她竟然开始偷偷学做面食,搜了种种面食视频。以前八点档连续剧开播,她一定是看得津津有味,但现在的她是专注地看视频学做面食。
  
  一次下班回家,我发现她戴着老花镜,拿着个小本本,很认真地在背着什么,嘴里念念有词。我凑已往一听:“做面包用高筋面粉,做面条用中筋面粉,做蛋糕用低筋面粉……”我差点笑作声来,几多年没见她这么认真学习了。我连忙把刚抵家的吴杰也叫过来,两人偷偷躲在她身后听她念叨,相视一笑。
  
  那天晚上,吴杰下厨展示了他的厨艺。“这是扯面,下锅一烫拌着菜吃,特别香。”我妈在一旁看得不宁愿宁可,跟吴杰说:“小杰,让我也来试试呗。”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,她虽然理论知识富厚,但缺乏实战经验。什么面到她手里,一扯就断。她越慌,那面越爱断开,她急得不行。吴杰笑眯眯说:“不要急,我跟我妈学了20年才学会,您这才第一次做,不成形很正常的。咱以后每天练习,我保证,要不了一个月您就能自己做面了。”我妈将信将疑:“真的吗?”我搂住她的肩膀:“那虽然了,你要相信自己,你忘了自己是产科一把刀吗?”
  
  是的,我妈是产科护士。事情的时候雷厉流行,注射手法快狠准,剪脐带也是一流。听我这样一说,我妈又拾起信心。“小杰,以后我做面食时,你可以在旁边指导我吧?”她有些欠美意思地问。“虽然可以啊。”吴杰允许得很爽快。
  
  在吃了一个月零三天的断面之后,我妈终于做出了一碗一根都没断的手扯面。她端出头来,笑得特别开心,可我却有点想哭。她这么认真地学,是怕我结婚后,不再那么依赖她吧。
  
  6
  
  屋子很快就装修好了,我和吴杰计划着搬进去。我让我妈跟我们一起去住,但她总是拒绝。她说:“我才不去当你们的电灯泡。”我们只好作罢。
  
  我和吴杰平时上班很忙,所以搬进新家的工具都是我妈打包的。
  
  一天下班回家,看见我妈蹲在地上,手里拿着相册,一页页地翻。我凑上去一看,是我小时候的相册。那时我梳着两条小辫,流着鼻涕,看着就可笑。我妈指着一张我们一家三口在公园的合照说:“这是你5岁的时候,我们去浙江玩。那天天太热,你一走就哭,非要你爸背着你。我也热得直骂他,出的什么馊主意,大夏天跑出来玩。”我看着照片,企图搜寻有关的影象,但却什么也记不起来。就连照片里爸爸的样子,也感受很模糊。“你把这照片带去吧。”我妈说。“留给你呗,我搬出去了,你一小我私家看看还能有个念想。”她摇摇头,说:“怕看多了,会寥寂。”停一会又说:“你拿去吧,以后生娃娃了,可以拿着照片跟她讲你小时候的事。”我默默环住她,感受她似乎一下子瘦了许多。
  
  “这一阵子住在一起,我觉得小杰挺好。对你好,对我也好。”她突然说起吴杰。“上次你来例假肚子疼,他跟我请教怎么做化淤汤,说以后给你做。”“虽然我的优点你都没遗传到,但看男人的眼光,你不比我差。”她笑嘻嘻地说。说完又来了一句:“但是吧,没有哪个男人有你爸好,这是肯定的。”我抱着她,心中一动,问:“我要是搬出去了,你会不会想我?”我猜她会贫嘴,死不认可。她却说:“会,但我这一生,你爸陪我走的,你陪我走的,已经够了,有这些回忆,我就很满足了。”这次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,啪嗒啪嗒往下掉。她笑着说我是傻女人。“你小区离我这走路十分钟,你多来看看我呗,大不了,我去看你嘛。”她反过身来,把我搂在怀里,让我的头枕在她腿上,就像小时候那样。我望着她的眼睛,感受今天才了解了她。了解了她的不安,她的担忧,她对家的爱,她人生的色彩。
  
  别担忧哦妈妈,你永远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