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爱bb原创文章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伤感文章> 他和那些出轨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差异

他和那些出轨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差异

时间:2020-09-26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1
  
  这是陆瑶第一次来重庆。但是她一点儿都不感应陌生,一想到陈雨生走过她脚下的路,她就觉得这座都市格外亲切。
  
  她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陈雨生了,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想他。她把今年的年假都请了,只为到重庆去找他。下了飞机,她给他打电话,原以为他会惊喜,没想到他带着责备的口气说:“你怎么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?”
  
 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是很好,接下来的声音温柔了许多:“酒店订好了吗?你一小我私家注意宁静,我得空儿就去找你。”
  
  陆瑶特意把酒店订在陈雨生家四周。站在窗边,她可以清楚地看见小区门口的一切。
  
  陈雨生说,晚上和她一起用饭。为了能够早一点儿见到他,她跑到楼下等他。约定的时间早就过了,他却始终没有泛起,打他的手机也无人接听。重庆的盛夏,随处都跟火烤一样。陆瑶穿着陈雨生最爱的旗袍,顽强地站在树下等她。天黑了,蚊子拼命叮咬她裸露的小腿,她只好不停地跺脚。
  
  陈雨生到的时候快22点了。陈雨生说,他原本计划下了班就来接陆瑶用饭,可是路上妻子打来电话,说孩子发烧,都惊厥了。他和妻子将孩子送到医院,直到孩子退烧,他才找借口溜出了医院。
  
  刚进酒店的门,他就迫不及待地抱住她,粗暴地亲吻她。陆瑶的心里升起一团火,她忘了自己饥肠辘辘,也忘了自己腿脚酸软。她热烈地回应他,恨不得把自己嵌到他的身体里面去。
  
  风止云歇,她还倚着床畔,渴望他的温存。陈雨生冲澡后,却穿上衣服要走。他说孩子还在医院,他不放心,必须回去看看。陆瑶心里很想把他留下来,嘴上却说,这是应该的。
  
  2
  
  第二天是周六,陈雨生早上发来微信,说孩子没什么事了,把她们娘俩送回家,他就来找陆瑶。
  
  一想到很快又能见到他,陆瑶睡意全无。她起来化了精致的妆,裙子换到第三条才满意,满心欢喜地等着她心爱的男人。
  
  只是陆瑶没想到,这一等就是半天。期间,她给他打电话,响了几声他才接起来。她刚开口,他就说,打错了,然后急遽挂断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发来信息:“临时有事,会晚点儿到。”
  
  陆瑶心头喜悦的火焰徐徐熄灭。
  
  快中午的时候,她叫了外卖,是陈雨生跟她提过许多次的酸辣粉。陆瑶很能吃辣,可是没吃几口,她的眼泪就流下来了。吃完饭,她靠在窗边,看他们小区里的人和车进进出出。
  
  厥后,她就看到了陈雨生。他把车停在路边,他的妻子和孩子从后排座下来。他探出头似乎在嘱咐她们什么,然后还亲了一下孩子的额头。
  
  一直等她們走进小区,陈雨生才发动车子,调了个头往前开。或许两分钟后,陆瑶接到他的电话,说他在前面的路口等她。
  
  他是谨慎的,不敢把车停在酒店外面。
  
  可是,陆瑶突然不想见他了。她说:“领导突然通知我公司有事,我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。”
  
  他生气了,指责她不愿等他。又解释自己晚到的原因:孩子从医院出来就嚷着要买玩具,于是他们去了超市。买了玩具,他妻子发现楼上的衣服打折,非要去看看,结果逛了半天。
  
  他强调自己为了能出来见她撒了几多谎,说自己的身体和心都在想她。
  
  陆瑶却不想再听,她说:“就这样吧,我快到机场了。”
  
  3
  
  陆瑶去酒店四周的商场给怙恃买礼物,她和他们撒谎说是来重庆出差的。远远路过儿童专区,陆瑶一眼就看到陈雨生。他拿着手机给孩子拍照,拍完又拿给一旁的妻子看。两小我私家靠得很近,有说有笑的。那一刻,他是一个慈祥的父亲,也是一个称职的丈夫。
  
  陆瑶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,也很可悲。他口口声声说她是他今生唯一所爱,说他跟妻子基础就没有情感,说他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都是她……而她,居然傻傻地信了。
  
  4
  
  说起来,陆瑶认识陈雨生比他妻子还早。他们是大学同学,也是相互的初恋。大学结业的时候,陈雨生带她回家见怙恃。当着陈雨生的面,陈母对她很热情,做了许多好吃的给她。可是背着他,陈母绝不客气地对陆瑶说,她未来的儿媳应该有很好的条件,能够在事业上对她儿子有资助。而陆瑶的怙恃,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。年轻气盛的陆瑶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侮辱。陈雨生家里的条件并不比她好,她还没有挑剔,他母亲却先嫌弃她了。
  
  没有跟陈雨生打招呼,陆瑶就离开了他家。奇怪的是,他竟然没再联系她。陆瑶咽不下这口气,在同学中放话,说她跟一个有钱有颜的人恋爱了。她就是想让陈雨生知道,离开他,她可以找到更好的。
  
  一晃几年已往了,陆瑶心里一直都没放下陈雨生,不止一次忏悔自己当初的激动。可是,一想到陈母那副刻薄的嘴脸,她又觉得自己做得对。
  
  和陈雨生重逢纯属偶然。那天,陆瑶拼了个顺风车去商场。上了车才发现,坐在副驾的人是陈雨生。再次晤面,两人都忍不住唏嘘。
  
  厥后,陆瑶才知道,陈雨生之所以没有找她,是因为母亲对他说,陆瑶到了陈家之后,嫌他家穷,要分手。陈雨生很生气,不久又听说她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。一使气,就和母亲部署的相亲工具结婚了。
  
  得知误会了相互,陆瑶和陈雨生都很忏悔自己当年的年轻气盛。只因为担忧会自取其辱,他们都不愿给对方打一个电话,追问一声“为什么”。
  
  没有什么犹豫,他们曾经的旧情复燃了。
  
  陈雨生长居重庆,因为陆瑶所在的都市有客户,他隔段时间就会来几天。每次来,他都市找陆瑶约会,两小我私家在酒店里极尽缱绻,似乎要把错过的那几年都补回来。
  
  陆瑶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小三,要论先来后到,她是先来的;如果不是陈母的棒打鸳鸯,陈雨生的妻子本该是她。她从没向陈雨生要过钱或者礼物,她相信,她和陈雨生之间的情感是洁净而纯粹的。
  
  就这样,他们在一起两年多。直到,她看到了他在妻子和孩子面前的样子。她想了一晚上,觉得他并没有嘴里说的那么爱她、在乎她;对妻子的态度,更没有他向她描述过的那么厌恶。
  
  5
  
  陆瑶回去后,没有再理陈雨生。他发来微信,她看一眼就删掉,并不回复。第七天,陈雨生泛起在陆瑶公司楼下。他问她:“你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不理我?”
  
  陆瑶说:“没什么意思,咱们结束吧。你回去做你的好爸爸、好老公。我也去找一个只身男人,谈一场正大灼烁的恋爱,结婚。”
  
  陈雨生一听就急了,他拉着陆瑶的胳膊,问:“要我怎么做,你才相信我爱你?”
  
  “借我10万块,我想开个花店。”陆瑶脱口而出。
  
  “不是我不给你,是我手上确实没这么多钱。你也知道,我这公司看起来风物无限,实则就是个空壳子。”陈雨生一脸为难的样子。
  
  陆瑶挣开陈雨生,说:“欠美意思,我要走了,我妈托人给我介绍了相亲工具。”
  
  陆瑶并不是真的想找陈雨生借钱,她只是想看清楚她在他心里的位置。她以前看过一句话,一个男人愿意给女人花钱并纷歧定爱她,可是,不愿为女人花钱,那一定是不爱。陈雨生不是没钱,他只是不想给她。
  
  陆瑶终于明白,陈雨生和那些出轨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差异。他可以对外面的女人甜言蜜语,却并不愿意真金白银支付什么。而她在他心里,跟一个普通的情人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  
  没有犹豫,陆瑶拉黑了陈雨生。和他有关的一切,都应该成为历史。而她,要开始新的生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