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爱bb原创文章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伤感文章> 分手时别忘了说再见

分手时别忘了说再见

时间:2020-09-03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不期而遇的一见钟情
  
  2000年6月12日,林冬从山东中医药大学结业。在这个本应收获的季节,与他相恋两年的初恋女友陶璇,却决绝地投入同学施东的怀抱,因为他能将她留在省城大医院。失魂落魄的他决定把他的初恋,他的大学生活,他的梦想都倾注笔端。用了不到4个月的时间,他完成了一部长达三十余万字的恋爱散文集,取名为《分手时别忘了说ByeBye》。书籍出书之后,他回到了潍坊这座小都市当医生。
  
  第二年,林冬突然收到一封香港都市电视台寄来的信,邀请他赴港做客座嘉宾,和香港青少年讨论失恋、早恋和青春期的问题。这一切都源于他写的那本书,信上说,书在香港青少年中引起较大回声。2001年5月10日,他持这家电视台寄来的机票飞往香港。
  
  在下榻的饭馆里,林冬认识了同时被邀请加入这个节目的另一位嘉宾明丽丽小姐。明丽丽是一个护士,是那种很透明很容易接近的香港女孩子。
  
  第二天,做完节目后电视台带他们去澳门游玩。游艇徐徐驶出维多利亚海湾,极目远眺着旖旎的风物,林冬觉得心里所有的烦恼似乎一扫而光。谈笑间,转头看见明丽丽晕船呕吐。林冬赶忙把她扶进舱内的躺椅上,让她微闭眼睛,接着给她推拿起穴位。十几分钟后,她慢慢睁开眼睛,惊喜地喊道:“不晕了,不晕了,好神噢。”林冬边搓手边故意逗她:“我手上没带针灸针,有的话一针就能解决问题。”
  
 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一路上,明丽丽似乎对澳门迷人的风物一点也不感兴趣,却冒着霏霏小雨跟在林冬身后,让他教她如何推拿,怎样针灸,叽叽喳喳问个不停,小鸟依人般可爱。可能受到雨淋的缘故,回程中明丽丽提倡烧来,哆嗦得连路都走不稳。急遽返回饭馆,林冬马上陪她去一家诊所注射,然后又到超市买来生姜红糖泡水给她喝。等她睡去时,已是凌晨2时,林冬也伸着懒腰连连打起哈欠。
  
  按计划,林冬将在这天早晨乘飞机回家,他想早点回房收拾一下行李。就在他蹑手蹑脚刚要离开时,明丽丽突然醒来,两眼火辣辣地看着林冬,那目光似要穿透他的肌肤。林冬感应脸红耳热,便挥手示意她闭目继续休息,她却倏地一下站起,快步走到林冬身边,把头贴在他的后背用英文喃喃说道:“Iloveyou!”
  
  马上,女性柔软的身体和特有的青春气息使林冬热血沸腾,心怦怦狂跳。但理智告诉林冬,明丽丽是多数市女孩,相相互识才几天,万一是个美丽的桃色陷阱呢?想到这里,林冬怯怯地挣脱开她,夺门而逃。
  
  失而复得的结发深情
  
  2002年夏天,领导派林冬护送一个急症患者去济南省立医院。当林冬抬着担架从省立医院12层病房大楼电梯走出时,竟然意外与他的“情敌”施东不期而遇。林冬想躲开他,但来不及了,施东已经看到林冬,大步跑过来拦住他,想告诉他陶璇的事情。林冬冷笑着,他怎会听一个夺人之爱“盗贼”的甜言蜜语呢。可是,施东火了,一把揪住林冬的衣领:“你另有良心吗!”林冬一下、子被他虎啸般的怒吼震呆了,停住了脚步。
  
  事实上,陶璇并没有爱上施东,施东也没爱过陶璇。
  
  临近结业的一天晚上,陶璇在回宿舍的路上突然晕倒,被路过的骨科系的施东发现送往医院,检查结果是视网膜血管瘤,一种轻则失明、重则危及生命的重症!美意的施东得知陶璇家境困难,便把她接到自己家中让母亲照料。正逢结业考试,陶璇怕影响林冬的情绪,因此没有告诉他实情。陶璇的隐瞒加上同学间流传有关陶璇和施东的绯闻,一时激动的林冬以为陶璇已变心便“玉成”她提出了分手。厥后施东知道了他们之间的故事,频频要打电话找林冬,都被陶璇盖住了。
  
  知道了这些,林冬肠子都悔青了,他疯了似的奔向陶璇,跪倒在地。病榻前他们紧紧相拥而泣。哭了一会儿,陶璇摸着林冬的脸心疼地说:“你瘦了。”林冬嗫嚅道:“应该瘦,更活该。”听罢,她哭得更伤心了,泪水把绷带都湿透了。为了更好地照顾陶璇,林冬带着她回到了家乡潍坊。
  
  治疗陶璇眼病的药价钱不菲,不到半年就将林冬全部的积贮用完。面对每月高达4位数的药费,他只得在朋友介绍下,利用节沐日到偏远的乡镇医院坐诊挣钱,并实验出外应聘。又苦撑了半年,就在他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之中时,一家美国医药公司驻青岛代表处看中了林冬。开始的日子,林冬像陀螺似的忙,发订单、做广告、写市场营销分析陈诉……每天晚上拖着注了铅一样的腿回到宿舍躺下连饭都不想吃,不到7天体重下降了几公斤。经过半年不懈的努力,美国老板对林冬精彩的事情业绩很是满意,不光签订了月薪1000美元的两年条约,还给他在临海的浮山小区部署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住房。
  
  签约当晚,林冬把陶璇从潍坊接到青岛。他搀扶着她蹒跚走进他们的新房,抚摸着洁净的窗玻璃,聆听着激荡的海浪,她像孩子似的欣喜不已。林冬深深地吻着她,动情地说:“另有一个好消息,你猜?”她猜了半天也没说对。厥后,他取出一套洁白的婚纱,徐徐交到她手里:“明天我要娶你!”
  
  2004年元旦,初冬的栈桥海边阳光特别明媚,在悠扬的《结婚进行曲》中,林冬牵着妻子的手款款走向幸福的红地毯。大海作证,他们将生生世世永不疏散!
  
  胜似亲人的兄妹膏泽
  
  蜜月的一天夜里,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林冬惊醒,话筒里传来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:“喂,你是林先生吗?”林冬没有回覆,反问她是谁,电话那端立刻传出咯咯的欢笑声……他惊讶地张大了嘴,一下想起了她——明丽丽!
  
  明丽丽娇嗔地责怪林冬:“你好小气噢,怎么搞的,不打个招呼就不辞而别。恋爱无缘友情在嘛……”原来他离开后,明丽丽连忙起床洗漱化妆,想到机场送他,谁知,她走下楼时林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。为此,明丽丽很是生气,立誓不再理他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慢慢理解了他。2003年金秋,她到北京旅游时还特意去潍坊找林冬。可那时林冬已经告退去了青岛,她只好悻悻而归。
  
  虽然事情繁忙,但明丽丽照旧时常想起那次难忘的澳门之旅。有一天她受影戏启发,打青岛114查询台查找林冬的住宅电话,可是叫林冬的竟有几十个,她凭据记下的电话一个个打去,一次、二次、三次……苍天有眼,当她打到第19个电话时终于听到了要找的林冬的声音。
  
  面对如此钟情于自己的女孩,林冬心潮澎湃,但他很快克制住了自己的情感,把这些年自己的生活境遇和妻子的疾病尽情宣露。明丽丽听林冬讲完,先是一阵长长的叹息,尔后深情地说:“让我叫你阿哥吧,阿妹祝你永远幸福!我一定想措施让嫂子重见灼烁。”随后,明丽丽让林冬把妻子的资料给她以供参考。放下电话,林冬以为她不外礼貌地说说而已,没有放在心上。
  
  2005年1月3日,一封由香港仁慈眼科医院院长签署的住院通知让林冬点燃了希望,但是3O万港元的治疗用度让他陷入尴尬境地。过了一个月,明丽丽见林冬没有消息便打来电话询问,从林冬支支吾吾的谈话里察觉出他一定是为钱而犯愁。随后的一个月,明丽丽又多方奔走,帮林冬申请医疗补助和用度减免。3月5日,林冬终于陪同妻子搭上飞往香港的飞机。走下飞机时夜色已深,明丽丽掉臂一天事情的劳累,下班直接把他们接到她自己家里住下,然后亲自下厨做饭。
  
  在明丽丽几经争取下,医院再次为他们敞开方便之门,入院第三天,通过一系列检查之后便优先给陶璇实施手术。住院期间,明丽丽险些每天都到医院来探望,还带来肉汤、奶粉、水果等营养品。手术拆线后,陶璇的视力从原来的险些失明状态一下提高到4。0,可以看清大的物体,也能分辨出种种颜色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,陶璇的视力基本恢复正常了。出院那天,伉俪俩深情地和明丽丽拥抱到了一起。
  
  2006年情人节到了,这天也是明丽丽的婚日,林冬和妻子正琢磨着该送什么礼物给恩人时,明丽丽伉俪突然专程来青岛探望他们。那天早晨,明丽丽一进家门首先把她高峻的新郎推到林冬面前自得地说:“瞧瞧,哪点不如你,你还臭美。”不等说完,各人都bb。今后,他们像亲戚一样来来往往。
  
  不久前,陶璇想办一家眼科诊所,明丽丽获悉后先后两次赠送了5箱珍贵的药品和医疗器械,还准备联系香港眼科专家到青岛免费义诊。诊所开业那天,陶璇紧紧拥抱着明丽丽深情地说:“你的膏泽我今生今世也无法酬金,为此,我要让曾有过和我一样经历的盲人兄弟姐妹睁开眼睛,看到这个美丽的世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