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爱bb原创文章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感人故事> 会有天使替我来爱你

会有天使替我来爱你

时间:2020-04-02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她叫张霓,武汉8万名在病毒中“逆行”的白衣天使中,一名普通的护士。
  
  在武汉同济医院熏染科三病区,她和另外16名全员请战的医护人员,已在隔离病房坚守阵地近30天。
  
  1月6日,张霓所在的熏染科三病区,凭据医院紧急部署,临时革新成隔离病房,作为一名在熏染科事情了10年的照顾护士人员,她绝不犹豫地第一个报了名。
  
  13日,第一批患者收治入院。张霓和同伴们换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一头扎进隔离病房。
  
  在发烧病房,张霓的主要事情,除给患者完成药物治疗,还要为患者洗脸、刷牙、翻身、易服服、擦拭身上,甚至协助巨细便,倒尿壶、倒便盆。一些老人谢谢地说,即即是自己的亲生孩子,也未必能照料如此。
  
  1月18日,张霓进入隔离病房第六天。
  
  晚上6点,她和往常一样,下班后去给相依为命的大伯送饭。张霓整整敲了20多分钟的门,打了无数个电话,门的那一头,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。
  
 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。撬开门,发现大伯倒在地上,已没有了呼吸。赶来的120救护人员告诉她,大伯已经过世了5个小时。
  
  她打开大伯的手机,发现最后一个电话,是打给自己的。张霓抱着他酷寒的手臂,一遍又一遍哭着说“对不起”。
  
  “这是从小将我养大的大伯,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没了。”
  
  “为什么我每日奋战在患者身边,却救不了自己最亲的人。”
  
  张霓一岁时,爸爸因车祸去世,随后妈妈再醮。“在我30年的人生中,是大伯和奶奶把我带大的。”她说,虽然按辈分唤了几十年大伯,但在她的内心,早已认定了这个替她遮风挡雨的“爸爸”。
  
  这些天,夜深人静的时候,“爸爸”的样子,“爸爸”的话,在泪水打湿的枕上,在张霓的脑海闪回。
  
  有段时间,张霓忙得四五天都没时间去探望。一天去的时候,发现大伯一直在椅子上坐了很久都没有起身。追问之下,才知道大伯痛风发作,行走困难,已經坐在椅子上睡了4天。
  
  “他有脑梗、高血压、风湿,另有心脏病,他总在电话里跟我说他很好,吃得也很好,让我在一线放心事情不用担忧。”张霓哭着说,可之前给他送去的菜,明白都在冰箱里发霉了,他转动不了,每天都在啃面包。
  
  寂静的夜,她与“爸爸”一遍遍在心里拉勾:“来世,请让我尽未完的孝道,我们再做亲人可好?”
  
  急遽料理完大伯后事,张霓便向护士长申请重返一线。1月初,78岁的卢金活老人在打乒乓球时,不慎接触到被熏染的球友,泛起发烧、乏力等症状,1月9日进入同济医院接受隔离治疗。此前,卢爷爷患有20多年的高血压和糖尿病,入院后病情逐渐加重,1月18日一度泛起危重症状。
  
  华中科大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、湖北省医疗专家组组长赵建平,领导医护人员对卢金活进行了20天的全力救治,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
  
  1月29日,卢金活老人治愈出院,成为全省首个高龄重症患者的治愈病例。
  
  “卢爷爷终于挺下来了!”她说着说着,眼泪又流下来:“不光是我,我们病区整个医护团队都照顾护士过他。”她说,纵然在重病期间,卢爷爷也坚持把自己收拾得很洁净,再难受也努力吃工具,配合治疗,从未放弃。
  
  逝去与重生间,张霓对生命的重量,有了纷歧样的人生体会。看着病床上的患者,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:“我要救他!”她要让这些生命,替大伯爸爸好好活下去。
  
  日记的最后,她给“爸爸”写下这样一段话:“如果有一天,我爱的人不在了,我会找一个天使,让他替我来爱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