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爱bb原创文章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民族故事] 琵琶泉

[民族故事] 琵琶泉

时间:2020-11-06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在湖南、广西、贵州三省区接壤的地方,有一座挺秀的山峰,名叫勒勉峰。它像一个眉目清秀、盛装妆扮的侗族女人,站在山坡上倾听着什么。这勒勉峰上有两道泉水顺着石缝簌簌地流淌到山脚底下的深潭里,叮叮咚咚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,似乎是谁在弹琵琶,因此被叫作琵琶泉。
  
  提起这琵琶泉,另有一个感人的故事呢!
  
  相传,从前有个名叫阿挂的侗家孤儿,心地善良,样样都明白一点。他年纪轻轻,双手总是闲不住,也乐意资助各人,人人都赞美他是个好后生。
  
  有一天,阿挂看到一个老人躺在风雨亭里,不停地呻吟喊疼。他上去一问,才知道这老人打从贵州来,走到半路不慎被蛇咬伤了。阿挂出门总是随身携带草药,他立即给老人敷上药,背老人回抵家里,精心照顾他。不到半个月时光,老人便恢复了康健,于是,阿挂又亲自将老人送回家去。
  
  老人十分谢谢这个后生。他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,大的叫妮梭,小的叫二梅。老人想把一个女儿嫁给阿挂,便同两个女儿商量起来。妮梭想:阿挂长年累月在山坡上种地,嫁给他一辈子苦日子过不完,照旧留在家里招郎上门好。她心里不想嫁,嘴上却不说。二梅想:阿挂身体好,手脚勤,又有一身好本事,嫁给他一辈子利益说不完。但她是妹妹,欠美意思抢在姐姐前面出嫁,因此,她心里愿意嫁,嘴上也不讲。
  
  老人见两个女儿都不愿开口说话,只好叫她们拈勾(抽签),谁拈得谁出嫁。妮梭一听,急遽说:“对,对,谁拈得就是谁的缘分。”她随手取过花篮子,拿出一根红丝线和一根绿丝线扬了扬说:“谁拈得红丝线谁嫁。”说罢,她背过身去,趁爸爸和妹妹不注意的时候,在两个纸包里都包上了红丝线,把绿丝线放回篮子里了。
  
  妮梭把包好的纸包放在桌子上,让妹妹先拈。妹妹说:“姐姐先拈吧!”妮梭说:“是姐姐做的勾,哪能自己先拈,照旧妹妹先拈吧!”二梅拈了,打开一看,是一根红丝线。妮梭连声喊道:“妹妹,恭喜!恭喜!”老人便问阿挂,二梅对差池他的心思。阿挂见二梅朴朴实实的,很合自己的心意,就同意了。于是二梅嫁给了阿挂。
  
  妮梭盘算着妹妹出嫁之后,自己可以一小我私家独占家业了。不久,她便欢快奋兴地招了郎婿。哪知道招上门的是一个吸烟赌钱的浪荡汉,不到两年时光,家业都被他败光了,老人也被活活地气死了。
  
  另一边,阿挂和二梅伉俪俩男耕女织,勤勤恳恳,日子倒过得挺不错。墙有耳,风有舌,这消息很快传到妮梭的耳朵里。一天,她梳妆妆扮得整整齐齐的,来到妹妹家里探亲。
  
  妮梭一看,果真妹妹住的是一幢崭新的吊脚楼,屋前鸡鸭一大群,屋后梯田一层层,一派家业兴旺的景象。这一天,二梅和阿挂整整忙了一天,摆满了一台子的生鸡酸鸭、干鱼鲜虾和山珍野味,来招待姐姐。妮梭举起筷子,一边拣着佳肴吃,一边转着鬼念头。晚上睡觉时,她又做了许多美梦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二梅和阿挂出门干活去了,家里留着妮梭一小我私家。她在屋里东张西望,打开了妹妹的第一个库房,看到在彩色斑斓的麂皮毯上,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一条条侗锦绣被;打开了妹妹的第二个库房,见到里面挂满了猪、牛、羊、山麂、野鸡等等种种腊味;又打开妹妹的第三个库房一看,里面堆满了金光灿灿的禾把、玉米、粟禾。妮梭看呀看呀,看得眼睛都要出血了,马上便起了歹心。
  
  黄昏时分,二梅到山下水潭里去挑水,妮梭说她要一块去,还一个劲地从妹妹肩上抢过水桶。妹妹看她心热,便把水桶让给姐姐挑,自己拿着瓢。一路上,妮梭告诉二梅,自己平时做梦也想念妹妹,说得二梅心里甜滋滋的。走到潭边,二梅弯腰去舀水,妮梭便一把将她推下深潭里。过了半晌时光,她才高声叫喊起来:“救命呀!救命呀!”阿挂闻声赶到泉水旁,却发现二梅已经淹死在深潭里了。
  
  二梅死了以后,阿挂一连几天茶不喝,饭不进,待在屋里,像发了呆似的。妮梭却天天梳妆妆扮,端茶送水,一心想讨阿挂欢喜,满以为可以移花接木、姐填妹房了。谁料到,阿挂无论如何也不愿做出这种事情来,他再三敦促妮梭早日返回娘家去。妮梭借口妹妹死不外满月,阴魂未归,拖延着不愿回家。
  
  一天早晨,妮梭到潭里挑水,回来的半路上,突然飞来一只金丝鸟,停落在扁担上。那鸟儿,妮梭赶这头,它飞落到那头,赶那头,它飞落到这头,一直随着她回抵家里。走进屋里,那只鸟儿突然叫起来:“姐姐坏!姐姐坏!钱迷心窍,推我下井!”
  
  妮梭听了,大吃一惊,连忙抓住鸟,一把将它摔死了。
  
  第二天,妮梭又去挑水。她走到潭边,弯下腰去舀水,一瓢舀起一只大螺。她把大螺拿出来,扔进潭里,不意第二瓢舀上来又是那只大螺。她又把它扔进潭里,想不到第三次舀上来的时候,大螺竟悄悄趴在瓢背后,随着进水桶里了。等妮梭回家,刚跨进门槛,那大螺便咿咿呀呀地叫起来:“姐姐坏!姐姐坏!见利忘义,推我下井!”
  
  妮梭听了,又大吃一惊,慌忙把大螺丢进烧开的热锅汤里。
  
  这时候,阿挂恰好收工回家,听到屋里有人在讲话,便问妮梭:“阿姐,你在跟谁说话?”妮梭吓了一跳,连忙回覆说:“我采来了一篓子大螺,养在井边吐泥,不晓得给哪个拿走了,只剩下熬汤也不鲜的这一只!”阿挂一看,大螺沉在锅底,裂开一片白嫩嫩的肉,似乎一张嘴要同自己说话一样。
  
  妮梭挑出螺肉,一口把它吃了,螺壳也被她丢进火塘烧得红红的,可就是不见它化为灰烬。妮梭一怒,用火钳把它夹出来,浇上冷水,又用斧头把它敲碎,撒到果园里去了。
  
  几天以后,撒过螺壳灰的地方长出一棵桃树来,树上果实累累,又大又红。
  
  妮梭说:“挂哥,只听见老人说过点土成金,没听说过撒灰结桃。这该是我们走桃花运的时候了!这棵一定是仙桃树,吃了仙桃,长寿百岁,白头到老。”说着,她伸手去摘桃,马上,满树桃子一下子酿成了石子打落下来,将她打得鼻肿嘴歪。妮梭又痛又气,抡起斧头就砍,桃树被砍倒之后,朝着她身上压了下来,把她压死在树底下。这时,桃树发出了骂人的声音:“姐姐坏!姐姐坏!见利忘义,推我下井!”
  
  阿挂这次听得清清楚楚,他猛然醒悟过来:原来妻子是被妮梭害死的,真可恶呀!
  
  阿挂把桃树扶起来,移到山泉旁邊栽好,细心培土,精心照料,没有多久,桃树便长得树干粗大,枝叶茂盛。阿挂用这桃树上的一根树枝,制成了一把琵琶。每天黄昏,他就一小我私家独坐在桃树底下,一边忖量二梅,一边弹琵琶。
  
  说来也奇怪,今后以后,勒勉峰就有了精灵,突然涌出两道泉水来,据说这是二梅听了阿挂悲切的琵琶声,流下来的两行泪水。